赛车彩票

贵州日报评论:乡村产业转型升级需要政府有为市场有效

发布时间:2020-04-15 10:37   来源:贵州日报  

  疫情防控脱贫攻坚是全省上下必须要打赢的两场战役。4月7日省委书记孙志刚赴纳雍县调研脱贫攻坚工作时强调,全面落实“冲刺90天打赢歼灭战”。当下,我省推进的农村产业革命是一场思想观念、产业发展方式与作风转变的深刻革命,为深入贯彻落实省委精神,我们组织课题组到纳雍县厍东关乡陶营村调查研究当地樱桃产业的变迁历史,探索扶贫产业转型升级的历史逻辑、实践逻辑与理论逻辑。

  从三阶段变迁历程看产业发展

  陶营村发展樱桃种植已经有24年的发展历史,必须遵循历史唯物主义回溯产业发展的历史,才能把握其历史逻辑的要义。产业发展历史是由一系列关键性的历史事件谱写在历史的坐标上,构成产业变迁升级的连续谱。产业发展必须在市场中获得可以接受的预期利润率,形成自生能力是其实践逻辑的核心。课题组深入樱桃产业核心区陶营村与当地干部群众座谈,并收集到产业发展的相关资料,把握清楚樱桃产业发展过程中诸多关键性事件的时序因果的历史逻辑与实践逻辑,形成了重要的三阶段发展历程。

  一是从传统农业向单一樱桃果产品转变。该村约有6000亩土地,耕地都在山上,丰富的河流资源却在山下。在追求温饱为最大幸福与水资源短缺约束下,玉米、土豆内生于土地和劳动力禀赋而成为最好的产业选择,土地和劳动密集是最优的生产技术。1986年毕业于黔西南州农校的徐富军分配到纳雍,在1989年科技人员留薪留职领办“四园三场”政策下开始研究和发展樱桃种植,1996年发现全株变异植株,经过7年试验探索成功掌握其技术并发展125亩,2003年挂果,产量2000斤,批发价格4.5元,高出传统樱桃3倍。成熟稳定的樱桃技术点燃了陶营村群众追求富裕的梦想,激励大家从玉米、土豆转向樱桃产业,促进陶营村从自然农业向市场农业升级。同时为提升群众发展樱桃的自生能力,2005年纳雍县扶贫办把樱桃作为扶贫产业、2006年政府以贷款贴息支持农户发展樱桃产业,2007年加大扶贫力度,给村民送苗,加快了樱桃产业的大发展。但缺水的约束始终是发展樱桃产业的障碍。2013年省水利厅安排专项资金,安装滴管喷头等基础设施,让更多的土地具有了发展樱桃产业的条件。2018年,樱桃产业已经发展5500亩。樱桃规模发展起来最大的障碍就是“市场在哪?”。这是关系到樱桃产业自生能力最大的实践逻辑。陶营村距离县城40公里、七星关区25公里,纳雍县和七星关区常住人口合计超过170万,应该能够支撑樱桃产业的发展。2015年厦蓉与杭瑞高速毕都段的纳雍厍东关匝道口正式开通,陶营村距离七星关区车程时间缩短到30分钟、距离织金洞世界地质公园90分钟、距离贵阳大约120分钟。同时陶营村内部加快推进“三变”改革,组建了玛瑙红樱桃种植专业合作社、富军玛瑙红樱桃农民专业合作社、总溪玛瑙红樱桃植保农民专业合作社等三家合作社,实现抱团打开外部市场。外部区位条件的改善机遇与内部利益联结机制融合增强了樱桃产业的自生能力。

  二是从樱桃果扩展到樱桃苗的发展。时间短、产品单一的樱桃果难以支撑产业兴旺,但优质玛瑙樱桃树苗丰富了陶营村产品结构。2007年在退耕还林政策的支持下,20万株苗快速推动了樱桃产业的大发展。根据农业农村部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忠海在该村调查统计,纳雍县推广种植玛瑙樱桃达到15万亩、省内其他县市推广达到5万亩,省外也达到5万亩。

  三是从樱桃苗、果走向樱桃旅游融合发展。成规模的樱桃孕育了以“花”为核心的旅游资源。同时该村位于总溪河流域具有大自然赋予的旅游资源。2016年县政府整合资金解决了陶营村樱桃园内部旅游公路,村集体大力推进总溪河旅游开发,村民抓住商机大力发展特色风味“农家乐”、旅社100余家,丰富了陶营村夏秋季节旅游产业的发展。花、河流、交通与村民的努力叠加实现该村旅游产业的大发展。2017年中央电视台在陶营村开展“美丽乡村快乐行”,赏花品果接待游客达50余万人,直接消费达5000万元。“二月赏花,四月品果,夏游总溪河,秋冬育苗”生动形象刻画了一颗樱桃演化出来的四大产品,演绎出范围经济实践案例。

  产业发展的理论逻辑和政策启示

  纵观陶营村产业发展,经历了从自然农业到市场农业,从玉米、土豆到单一的樱桃,再到樱桃与旅游融合的三阶段变迁历程。三个阶段的发展历史揭示一个基本道理:乡村产业转型升级的核心在于每一阶段实现核心要素禀赋升级,形成“技术促进产业转型,产业基础设施促进产业发展,新型经济组织和交通等公共基础设施促进产业升级”的循环累积农村产业革命范式。

  贫困不可怕,关键在于用好禀赋优势,政府因势利导化解产业发展瓶颈,走出一条禀赋结构升级促进产业升级,产业升级又促进禀赋升级的累积良性循环的发展道路。陶营村樱桃发展历史证明了深度贫困县的乡村完全能够依托要素禀赋升级,走出一条绿色发展、人力资源开发和体制机制创新的发展新路,有着深刻的政策启示。

  一是体制机制创新释放乡村科技人才活力,实现农村产业的科技革命。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依靠科技人才驱动。陶营村能够实现从玉米、土豆转向樱桃,得益于乡村农业科技人员体制机制创新,让乡村科技人员发挥优势,推动科技与产业融合发展。在疫情防控期间,贵州大学充分用好一百多位农业技术专家,把农业科技送到田间地头,为农村产业革命奠定了科技要素。

  二是遵循有效市场发挥要素禀赋比较优势,提升农村产业革命自生能力。产业发展主体的自生能力需要解决两个基本问题:一是生产什么,二是怎样生产。第一个问题决定于市场需求及规模。第二个问题其实是采用何种生产方式及所决定的生产成本。要素禀赋之间相对丰裕程度决定其生产方式成本的高低。耕地和劳动力较丰富,采用土地和劳动密集型生产方式成本是最低的,最具有自生能力。当各级政府改善发展的条件和区位,群众适度富裕起来,资本变得相对富裕。

  三是各级政府必须因时因地识别农村产业发展中的主要矛盾,积极采取措施促进产业要素禀赋升级,加快农村产业革命进程。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陶营村人力资源、土地及优质的玛瑙樱桃的比较优势正是得益于政府积极推进滴管、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才有效地转变为经济优势、发展优势。阶段性矛盾是不可避免的,关键在于政府精准识别产业发展过程中软硬件基础设施的短板。农村产业革命必须遵循其历史逻辑,各级政府着力提升经济发展治理能力建设,精准把握每一个发展阶段存在的瓶颈问题,加快要素禀赋升级,最终实现产业兴旺。

  编辑:李奕璇

  统筹:徐倩

  编审:干江沄

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