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彩票

中国小伙因疫情滞留苏丹:找不到酒店在车站过夜,被热心人收留

发布时间:2020-04-15 16:07   来源:成都商报  

  早上睡到自然醒,自己熬一碗粥,然后跟当地朋友坐在树下喝一杯薄荷水。这一天还没有热起来,天空湛蓝无云,大家聚在一起,讲讲彼此的故事……这是高超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寻常一天。

  高超,重庆人,33岁,黝黑壮实,脸上常常挂着微笑。他说,自己是一名职业旅行者,从在英国留学时就开始旅行,10多年来已去过164个国家和地区,一年之中有9个月都在国外。

  这一次旅行途中,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他“被迫”留在了位于非洲东北部的苏丹,经历了找不到酒店,在车站过夜,得到好心的当地人“收留”,认识朋友,一起去青尼罗河钓鱼、游泳……目前,他依然无法确定回国的时间。

  高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苏丹的疫情不算严重,但该国还是在3月中旬关闭了口岸和机场,实行了相应防疫举措。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到,截至4月14日,苏丹确诊病例为29例。

  当地的巴士上,除了高超,几乎没人戴口罩

  “旅行意外”:

  途经苏丹首都,遇边境关闭被迫滞留

  黄沙蔽日,天空灰暗……高超刚到喀土穆,就遇上一场持续两天的沙尘暴。他说“太可怕了”,戴着口罩都能闻到撒哈拉沙漠的尘土味,不得不尽量待在室内。

  喀土穆位于尼罗河畔,白尼罗河与青尼罗河在此交汇,向北奔向埃及流入地中海。这座有着700万人口的城市是苏丹的首都,也是苏丹铁路、水路和航空的中心。喀土穆被称为“世界火炉”,3月到11月,正是炎热的季节。

  高超是2019年12月31日从重庆启程的,在印度待了1个月,2月2日飞到埃塞俄比亚。他原计划下一站去沙特,结果2月27日开始,沙特暂停“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国家持旅游签证人员进入”。

  他又去了印度洋上的群岛国家塞舌尔,然后再回到埃塞俄比亚。3月11日,他从埃塞俄比亚边境进入苏丹,准备坐车去埃及,因为埃及回国比较方便。3月14日,他到达苏丹首都喀土穆,本地人告诉他,苏丹、埃及边境马上关闭了,他赶去苏丹的埃及大使馆咨询,得到了确定答案:边境3月16日开始关闭。

  红星新闻记者在携程旅行“各国家及地区入境政策查询汇总”证实,苏丹自3月16日起,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关闭所有机场、海陆边境口岸,但不影响涉及人道主义和技术支持以及定期货运的航班。

  就这样,高超被迫留在了苏丹,进退不得……

  住酒店遇阻:

  当地热心小伙邀他住进大家庭

  苏丹的疫情防控从3月中旬开始加强,高超说,当时苏丹还没有公布确诊病例,但接壤的埃塞俄比亚和埃及确诊病例已经比较多了。苏丹在关闭机场和边境的同时,学生也开始停课,很多酒店不再接收外国人……

  高超刚到喀土穆的3月14日晚上,被多家酒店拒之门外,这些酒店均告诉他,已经接到政府通知,不接收外国人入住。后来,一家酒店老板表示见他实在没办法,答应他在酒店住一晚。第二天,他不得不在一个车站里住了一晚上。

  他找到当地一家中国医院寻求帮助,在医院里认识了一个当地朋友,介绍他去另一家亲戚开的酒店,表示可以长住。后来,他又遇上在医院为爷爷治疗腿伤的当地小伙艾哈迈德,对方热情邀请他去家里暂住。

  在艾哈迈德家的院子里合影

  在朋友介绍的酒店住了4个晚上后,艾哈迈德的爷爷出院,高超便跟着艾哈迈德一起回了家——位于喀土穆市中心20公里的城郊。过去20多天,他就一直住在这个大家庭里,包括艾哈迈德的舅舅、舅妈等家庭成员在内,共10多人。

  24岁的艾哈迈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医院遇上高超,得知了他的困难便想帮帮他,“我相信他,因为他是个好人。”艾哈迈德表示,这些天,他在高超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中文、中餐、中国文化……他说喜欢中国和中国人。

  高超还认识了另外一个学习中文的当地朋友,名叫穆罕默德。这位朋友在上海学了6个月中文,在苏丹的机场上班,目前正在准备考HSK5(汉语水平考试5级)。穆罕默德住的地方不远,在离艾哈迈德家只有10公里左右,高超每周要去给他辅导一天的中文。

  在当地新交的朋友们

  穆罕默德介绍,苏丹目前的确诊病例还不算多,但和全世界一样,人们都很担心当前的疫情,当地对于个人的疫情防控要求是,出门戴口罩、不扎堆、勤洗手、不握手等。

  但高超说,他在喀土穆的街头看到戴口罩的人并不多,女性往往用披肩遮住口鼻,男性戴口罩的也只有20%左右。

  高超在青尼罗河钓鱼

  苏丹生活:

  钓鱼喝茶游泳,介绍中国风土人情

  高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中国在苏丹有很多援建项目,当地人对中国人也特别热情。他住在朋友艾哈迈德家中,跟艾哈迈德的哥哥住一间屋子。但吃饭是单独的,除了口味,当地人吃饭的时间他也不习惯,他们一般上午11点才吃第一顿饭。

  高超睡到自然醒,然后自己起床熬粥,再去菜市场买菜做饭,他甚至买了一个玻璃瓶,自己做泡菜。他把自己做的饭菜给当地朋友品尝,但他们只对他做的汤比较感兴趣。

  和当地朋友一起

  早上比较凉快的时候,高超会跟当地人一起坐在树下喝薄荷水、咖啡,当地社区里有也门人、叙利亚人,大家讲述自己的故事,讲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他们也对中国很感兴趣,高超会给大家介绍中国的文化、饮食,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太阳渐渐升高,喀土穆开始变得无比炎热,到了下午,高超一般都不会出门。日落之前,他会跟朋友去青尼罗河钓鱼、游泳,在沙滩边喝茶……

  黄昏,去青尼罗河游泳

  高超原计划3月底赶回国内,参加表弟的婚礼,但因为疫情,表弟的婚礼最终取消。他滞留在苏丹,目前还无法确定回国的时间。他在苏丹的签证是两个月,根据情况还可以延长。他说虽然“被迫”留在苏丹,但对他来说,算不上糟糕的旅途。

  他说,当地物价比较便宜,肉类和蔬菜很容易买到,口罩也能购买,他常常会买些水果送给朋友及其家人。当地常常停电,他说自己是重庆人,不怕热。生活有些无聊,他说虽然困住了脚步,但却能遇见更好的自己。

  编辑:朱永娣

  统筹:徐倩

  编审:干江沄

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