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彩票

贵阳师大天桥要拆了!承载贵阳几代人的城市记忆

发布时间:2020-04-16 09:36   来源:贵阳网-贵阳晚报  

  没有永远的繁华,曾经人流如织的贵阳师大人行天桥迎来了告退的倒计时……

  4月9日,一封致贵阳市广大市民朋友们的公开信张贴于师大天桥旁的人行道侧壁上。

  公开信上写到,为保障延安东路延伸段项目的顺利施工,原贵州师范大学人行天桥将择期拆除(拆除后将在原址设立地下人行通道)。

  在张贴公开信的人行道上,众多市民驻足于延安东路延伸段总体平面布置图前,大家议论纷纷,有对延伸段建设规划的关心,也有对天桥依依不舍的惜别。

  师大人行天桥地处贵阳城区繁华路段,紧邻贵州师范大学,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建成投入使用。近30 年来,为市民的出行提供了方便,也成为很多贵阳人的城市记忆。

  商户说

  今年,是谢大姐在师大天桥了经营服装生意的第19年,谢大姐清晰地记得自己那间5.5平米的门面,2001年开始租的时候是400元一个月,最高时涨至4000元每月。2019年开始,租金降至2700元,今年年初开始,租金再次下调至2000元。

  据谢大姐回忆,2001年她开始在天桥上做服装生意时,人流量也不大,但后来慢慢好起来。特别是2004年开始,生意逐渐好起来,好的时候一天的销售额足以支撑一个月的房租。“据我所知,有些商家5.5平米的门面,最好的时候租金高达1万元每月,转让费10万~13万不等。”

  商家们纷纷表示,去年就开始有传,说师大天桥要拆除,传了这么久,最近几天终于看到了定论,但是大家仍旧不知道具体的拆除时间。“很煎熬啊!听说要拆至少半年时间了,其实对我们生意影响挺大的,我们都不敢打新货,怕突然有天通知要拆了,剩的货品太多。但是现在就放弃关门不做了的话,又觉得划不着。”

  当记者问到最近生意如何时?隔壁的几户店主都凑了过来,七嘴八舌说着自己的处境,“不开张的时候还是很多的,一天卖一两件衣服也是常事。疫情后,出门的人还是没有以前多,所以生意还是淡。”

  离谢大姐的店面不远处有一家服装店是几个从广州过来的年轻女生开的。她们的店面位于天桥的中心位置,也算是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但她们也同样表示近一两年来,天桥上生意差了不少,“我们在这里开服装店有四五年时间了,之前有亲戚在贵阳做生意,说这边好做,我们才从广州来到这边。一开始我们来的时候,这个天桥上人流量挺大的,我们的货也好走,但现在……哎!”年轻女孩摆了摆手,露出无奈的表情。

  在天桥出口处的一家手机贴膜店里,店主徐先生正在打瞌睡,记者询问生意状况时,徐先生笑笑说:我就做点贴膜,卖点手机壳等小东西,目前一天能卖几样吧!同时,徐先生也表示自己知道天桥要拆除的消息,他准备一直做到天桥拆除为止。

  而在天桥上做了19年生意的谢大姐则表示,天桥拆除后心里肯定会有不舍,“不管咋个,在这里做了19年生意了嘛,基本上全年无休,我的青春也算是在这里渡过了,真的还是有感情。在这里也做熟了,如果不拆,我应该还是会继续在这里坚守,尽管生意不好。”

  行人说

  居住在附近的76岁周大爷:天桥拆了说是要改成地下通道,这个挺好的。我希望多些便利的设施,我们年纪大了,说实话,很多时候确实爬不动楼梯咯!

  在附近工作的吕先生:拆了也好,每次过这个天桥,感觉就是脏乱,有点影响市容。希望未来新建成的地下通道可以有更好的商业形态出现。

  师大附中的学生:拆不拆对我影响不大勒,对我来说,不管是天桥也好还是改成地下通道也罢,只是一个过街的通道而已。不过能做得更干净整洁的话,那还是很好的。

  他们说

  70后梁先生:上世纪90年代,我家住在师大里面,每天回家都要走这个人行天桥。记得那时候,一开始天桥上主要售卖古董、书画收藏品、邮票等,后来慢慢变成以服装、小饰品、挂件这些为主。生意蛮好的,师大学生经常去逛,我基本上也就是路过,很少逛,偶尔在上面买过袜子和裤子。对了,印象最深刻的是天桥上有家酒吧,两层楼的工业风格,叫“老古玩”,门头上有个骷髅羊头,后来关掉了。

  师大天桥拆除也是大势所趋吧,不管有什么记忆,有什么怀念,但是时间还是不管不顾往前,未来还不是有新的回忆。

  80后张女士:2000年开始,经常去逛,记得有家卖很好看的文具,我特别爱买她家进口的本子。买了就拿去班上给同学们炫耀。前些天收拾家里,还翻到好多那时候买的本子。另外,就是去天桥上买小饰品,发箍、小挂件呢,便宜又实惠,有很多当时市场上的流行款式。放学的时候,也经常和要好的同学约着去逛,大家叽叽喳喳地在天桥上来回穿梭,对比各种心仪的商品价格,还会讨价还价。总之感觉那个时候,整个天桥上都是穿着各式各样校服的学生。

  听说师大天桥要拆了,又带走我们很多读书时候的回忆呢!

  90后@樱桃小姐:我当年在师大读书,经常路过师大天桥,印象中过道很窄,商品很多。手机壳、衣服、裤子、裙子、贴膜……琳琅满目,小小的空间里有无限的可能。走路不小心还会碰掉一两件衣服,连忙拾起说声抱歉,会听到老板问你“妹儿,支件T桖看一下不嘛?”出入口明明只有6个,却可以在里面摸不着头脑转来转去,死活转不出来。

  其实回想起来对这座天桥也没啥实质性的感情,我挺支持拆除的,因为只有拆除了以后交通才会变得更好。这是城市建设的必然,二十年后这条路也会有新一轮的记忆。

  00后@木晨:对师大天桥的印象就是很旧,昏暗逼仄。店面被分割成一小间小间的。没有刻意去逛过,每次路过都是因为需要过街,空气不太好,人倒是不算多,感觉大多店里卖的是那种廉价的衣服和鞋子什么的。我和我的同学约着逛街也不会想着要去。

  所以对师大天桥的记忆真的不太多。不过听说要拆了,还是会忍不住感叹一声:啊?要拆了?

  记者说

  记者于今日中午来到师大人行天桥,熙熙攘攘的过街行人穿梭其中。天桥上总共80多户商家,至少一半处于停业状态。关门店家的卷帘门上基本都贴着门面出租的招贴广告。有些开着门的商家广告小喇叭里重复传出:门面到期,全场亏本处理,进来看进来挑……相比几年前的繁华时期,真的算是凋敝零落。

  天桥上开着门的商家大多经营廉价服装、衣帽鞋袜为主,有少许的几家美甲店和手机贴膜店。店主们要么斜靠着打瞌睡,要么低头玩手机,要么几个人围在一起闲聊。记者转了几圈,发现顾客很少。过街行人脚步匆匆,大多目不斜视地朝前走去。店家们大多也没心思招呼和吆喝,偶有人进店,才慢慢起身,要么说句随便看,要么就是等客人先询问。

  艳阳从天桥的窗户斜照进来,很多店家都躲到了阴凉的地方。偶有几个聚在一起闲聊的商户,也在议论天桥到底什么时候拆。这,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撰文 欢喜)

  编辑:何莹莹

  统筹:徐倩

  编审:干江沄

赛车彩票